我在东京打工的那些事

立即领取

最高 ¥2000 红包 限量领取

预定施工 | 限时领取

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会来日本学习。我还记得刚到东京时,我拖着两个手提箱,心神不定地坐在公共汽车上。大学毕业后,虽然找到了实习机会,但我觉得自己无法发挥自己的能力,每天的工作内容简单乏味,看不到未来在哪里。我想从事的工作要么是专业不匹配,要么是自己能力不足,所以我大四的时候就有了去日本留学的想法。高中一开始,家里的条件还不错,但大学毕业后,父母的生意不是很好。有了弟弟,家里的开销很大,所以父母出国留学的负担会变得很重。当时,我并不害怕外面的世界,而是担心我的父母负担不起出国留学的费用。最后,我父母同意我去日本学习。现在转眼间,我在东京呆了近三年。在过去的三年里,我边学习边工作,挣了一些生活费。其实,我还是受不了磨难。我每周没有多少时间工作。我的大部分生活费用都靠父母。通过在东京生活和工作的经历,我发现生活并不容易,我更了解自己的性格。让我们分享一些在东京工作的经验,希望能帮助那些想在日本学习的人。
基本情况:
大学专业:计算机相关
第二天时间:2016年10月
日本学校:学习一年半
目前:大学日语二年级,2020年春季毕业(毕业后回上海)
2016年10月,我去了东京,而且发现这里的生活成本真的很高,而且我不会做饭,所以每天我只吃便利店,或者去我家附近的超市买打折的便当。有时我去一家专门卖便当的小店。一盒500日元(约合30元人民币)既划算又美味。由于大学不是日语专业,我去东京之前只学了大约三个月的日语。当我第一次来到东京时,我不明白街上的人说了些什么。我觉得我来到了一个非常陌生的世界。来到东京后的头两个月里,我在日本学校努力学好日语,课后去了东京的街道。
我来东京后,没有交任何朋友。我一个人在哪里玩或去购物。有时我感到孤独,但这不像和我不喜欢的人聊天那么容易。在东京呆了大约两个月后,我开始找一份兼职工作。两个月后,虽然我对日本有点熟悉,会说简单的日语,但我还是听不懂日语。要想在日本找一份兼职工作,比如便利店,你需要先打电话给便利店,告诉店长你想找一份兼职工作,然后预约面试。只要迈出第一步,打电话,你就会迷失自我。一开始,我连个电话都打不通。当有人听到你的日语不好,他们会立即拒绝或直接挂断。我不记得我打了多少电话。后来,我打电话时逐渐掌握了一些技巧,并成功预约了面试时间,但在面试当天,由于不熟悉东京的地理位置,我常常在高楼之间迷路,错过了面试时间。偶尔,我会站在街上看着人们来来往往。陌生人的面孔总是让我好奇地看着他们。
旅馆服务员
我在东京的第一份工作是别人介绍的。一个住在二楼的30岁姐姐在一家高级酒店工作。当时,我已经找了近半个月的兼职,但还是找不到。后来,我在二楼遇到了姐姐和一个室友。我听说这家旅馆最近人满为患。我想让我们试试。当时,我很高兴听到这个消息。我想如果有人介绍我是可能的。去饭店后,我姐姐带我们去见日本的面试官。他们看起来大概五六十岁。可能人太少了。我没有问任何问题就同意了。那家旅馆在柳本木附近。那个地区有许多高档酒店,日本上层人士经常光顾。从小到大,我从未在餐馆工作过。我从来没做过端盘子的事。在我走之前,我认为这些工作不应该很难。
上班前,你应该在员工休息室换上工作服,把鞋子换成皮鞋,在头发上涂上发胶。我觉得很不舒服。我不知道当时我为什么能坚持下去。如果我现在想自己做那种工作,我应该不愿意做。也许是为了钱。我想减轻我父母的压力。上班第一天,练习端盘子、杯子和饮料并不难。但当我去宴会厅开始工作时,我意识到当酒店服务员有多难。不仅有日本人和中国人,还有许多来自菲律宾、越南和中南亚的人。基本上,他们都是亚洲人,看不到欧美国家的人。

宴会前,我们应该先安排桌椅,然后准备菜肴。宴会上所有的菜都放在一个大约两米高的像冰箱一样的橱柜里。一个人拉一个,把它拉到宴会厅,然后拿出一盘菜。碗橱很重。一只手把把手放在一边,另一只手在后面向前推。注意前面。人们来来往往。小心别撞到人。我很瘦,特别瘦。我的力量无法与别人相比。有一次我推那个柜子的时候,大厅里有一群高中生。他们应该在等晚会表演合唱。我不知道我是否想得更多。橱柜太重了,地板上覆盖着地毯。如果我不努力工作,很难推动它。那些高中生应该意识到自己,看到自己在原地推了半天也没推,就开始笑了起来。那时候,我没多想。我只想推开柜子,迅速从那些人的眼中消失。这就是全部。

上菜后,客人一个接一个地进来,大家都很高兴。那人穿着西装打着领带,头发梳得整整齐齐。那女人穿着一条长裙,身上散发着香味。他们边吃白色盘子里的精致食物边谈笑。他们不知道食物是怎么做的,他们不知道食物是怎么放在桌子上的,他们不太在乎,但我们服务员很清楚。宴会结束后,并不意味着我们的工作结束了,但这才刚刚开始。在宴会上,我们侍者,每个人都应该拿着酒杯和酒瓶。当我们看到客人手里的酒快喝完时,我们应该上前把它灌满。当光线暗下来的时候,我穿梭在人流中,没有人能看见谁的脸,我也不知道我在哪里。谁走过,谁走过,不知道,只知道他们和他们不同,不是一类人。在宴会的后半部分,我们应该开始把桌上多余的餐具移走。看哪一桌吃完了餐盘,空酒杯,要及时带走。有时,一个盘子里装的杯子超过十个,所以上菜时要非常小心,以免杯子掉在地上摔碎。
晚会结束后,我们开始清理桌子,桌上的剩菜都倒进了垃圾桶。不久前端上餐桌的食物,现在倒进黑色塑料袋,总让人想起电影中上流社会的假面。光明的事物总是由平凡和不显眼的事物支撑着。
在东京工作,拼搏、感情和分享第二件事
收拾完桌子,开始安排明天的宴会场地。最困难、最累人的是移动半径约1、2米的大圆桌。大圆桌的腿可以折叠起来,然后变成一个巨大的圆盘,堆在手推车上。一辆车应该堆满十个大圆盘。堆得越高,到后面的力气就越大。据估计,一个大圆盘的重量超过30公斤。有些力气大的人可以直接扔,但我要花很长时间才能移动。一旦真的堆不起来了。旁边一个中国人帮了我。在日本人看来,他们的工作必须自己做,别人不应该干涉太多。那时候,虽然周围的人什么也没说,但我能感觉到他们在心里嘲笑我,在眼睛里看着我。
旅馆的工作持续了大约一个月。12月底,临近日本新年,酒店也开始关门。一个月的工资大约是6万日元,约合人民币4000元。日本新年结束后,一开始面试和评估我的日本人用手机给我发了一条信息,说我不来了,我的日语不好,日语好的时候我会回来。我知道这不完全是因为我的日语水平差,更多的是因为我缺乏工作能力,我的体力和体力无法与别人相比。那时,我对自己瘦弱的身体感到很难过。但现在回想起来,我再也不会担心了。每个人都不一样。有些人很强壮,适合做一些体力劳动,而另一些人适合做一些脑力劳动。现在,就算那个日本人把我招回来,我也会直接拒绝,一个不稀罕,一个很清楚自己不适合这样的工作。只是有时候,迫于生活的压力,我们不得不接受。
便利店1便利店的工作应该比较轻松,小时工资也可以。不过,一些交通量大的便利店也非常繁忙。一整天,除了兑现,只有现金。第一家便利店叫newdays。这个牌子的便利店都是在客流量大的车站开的。一般来说,店面都比较小,商品种类也比全家和711少。因为客人赶着坐电车或新干线,他们通常会买一袋糖果、一瓶水、口香糖等,然后马上离开。这家便利店的工作是由日本学校另一个班的学生介绍的。他要求面试,然后预约了面试时间。这家商店位于东京火车站,那里的客流量是东京最大的。这里一天24小时都有人。面试那天,我在车站迷路了。东京火车站和上海火车站一样大。它不仅很大,而且结构非常复杂。如果我第一次去那里,我找不到出口。那天我采访了一位三十多岁的日本妇女。虽然她面试迟到了,但她没有怪我。我说东京站太大了,她笑着点头。这次面试是我面试的所有兼职中时间最长的一次。我和她谈了将近一个小时。从我的爱好到我在大学的专业,我为什么要在这里工作。那时,我应该把所学的日语单词都用光了。虽然句子不流畅,但我能说出对方能听懂的话。所以整个面试过程,虽然步履蹒跚,但好在双方都明白对方说的话。现在我觉得很有趣。在朋友的介绍下,我终于被录用了。
我是店里唯一的中国男孩,还有几个中国女孩。他们两个和我同年级,而且都在读大学。每天下午在日本学校放学后,我跑到学校附近的松树屋吃一顿肥牛饭,然后乘电车赶去店里上班。夜班时,店里有三个人,一个日本人和两个外国人。基本上,日本人一直坐在办公室里处理事务。我和另一个人收钱,把货物放在商店里。收钱的过程是先对客人说“欢迎”,然后接过客人手中的物品,开始在商品上打条码。那么,总共多少钱?等客人付钱。收银机是自动的。如果你把钱放进去,它会自动改变。把零钱退给客人后,打包并说“谢谢您的惠顾”。客人离开后,说“欢迎下次光临”。这似乎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但事实上,每一位客人,从收钱到离开,基本上都是在一两分钟内完成的。这个动作重复数百次后就可以达到。有时当我整夜下来的时候,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台收钱的机器。
本文由成都装修工作室整理发布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FUNX青年社区_四川星光致城公寓管理有限公司 » 我在东京打工的那些事

赞 (0) 打赏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